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01)【作者:op859663262】
【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01)【作者:op859663262】
字数: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这是一个闷热的五月天,人来人往的闹市街头,一个老头徐徐的走着,时不时望了望后面一眼,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牵着一个背着书包看起来大约5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的的鼻孔很大,跟前面那个老态龙锺的老头很像,不说还以为是爷孙,但实际是父子。「爸爸,爸爸,走慢点」小孩子在后面叫着,越说着这老头越是大步流星的走着。

  他叫阿顺,今年77岁,一辈子打苦工,平时就喜欢打打麻将,好不容易在5年前的另外一座城市遇上了后面的那位少妇,当时她也就20岁出头,刚到大城市,什么都不懂,只是因为跟初恋情人闹翻了来散心。

  她叫出芽,本身就是大家闺秀,家里也是独女,家境就不错,可惜从小父母没看管好,一身娇气。出芽是因为出生的时候刚好春天,家里人当作是个宝,於是就出芽而名。

  出芽那天喝酒了,在陌生的城市的DISCO发泄着自己年轻的体力,喝多了就跑出来吐,给路边几个小混混盯上了,花容失色的她遇上了去送货的阿顺,义不容辞的打发了几个小混混。

  年轻貌美的出芽头一回找到了安全感,但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加上喝酒的心态,她反叛的看了看阿顺一眼,这么丑的男人怎么还有让自己内心有点安慰的冲动?

  阿顺本来也就无心,他也只是路过,胆小怕事的他本来就不想搅浑这局面,他只是很单纯的想看热闹,从中看看是否小年轻打架掉个钱包什么的,捡个漏。谁知道他无意一个咳嗽就让几个小混混屁滚尿流的跑了。

  他看了一眼面上的出芽,他呆住了,好一副天生娇柔的面孔,弯弯的眉毛,纯靓的黑眼珠,一身白恤衫给酒湿了一半紧紧贴在皮肤上,浑圆的半个球体就这样在他眼前,下半身紧身裤贴在弧线的屁股上,这小妞还一眼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这眼神几乎让他晕倒。

  他从来就没有看到这么美的女人,只有从家里的海报上看到,他每次自慰的时候都盯着海报上的那个女人,此刻这个女人就跟海报一样的站在前面,他胡思乱想着。

  出芽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只是看到这个丑怪的老头觉得好玩,叛逆的心情使她大胆的说:老头,谢了你啊,谢谢啊……啊……说完她头一扭就开吐了起来,这一吐就直接往老头身上吐了,老头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还沉迷在这女孩的容貌上忽然一阵吐,本身就邋遢的他也没觉什么,热乎乎的就喷了他一裤子。
  而这时,出芽站立不稳就扶住老头的身体,老顺浑身一抖,天啊,这美女就摸着他了,这是如何幸运的事情啊,他这一辈子除了十几年前偷看隔壁阿莫妈妈洗澡那次,从来就没有给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摸过。

  这一刻也没有太久,老顺回过神来,他就站着给出芽吐了一身,咧着嘴巴笑着:呵呵,呵呵。出芽出了酒,也舒服多了,看着老头这一身,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也没想那么多:来,来,多钱,我赔给你……

  老顺听了乐了:不多,没事……话没说话,出芽急了,啥?没事,啥没事,都这么一身了,她头晕脑胀的此刻也不想太多,拉住老头就往楼里面走,酒店的二楼是舞厅,这家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酒店,她直接拉着老顺往里走,大堂的服务经理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醉女郎拉住一个身上看起来就邋遢浑身还带着酒亵的老头,这可神奇了。

  但也没拦住,她俩就上了楼,老顺就这么跟着,他从来就没来这么高级的地方,也没有遇上这么美的女孩,进了房门,出芽浑身酒气叫老顺脱了裤子,竟然就蹲在厕所内给他洗上了。

  老顺这下就有点飘飘然了,他就穿着大裤衩呆呆的坐在房间的席梦思床垫上,「叫你不理我,叫你跟我分手,天下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呜呜……呜呜……」一阵哭声从厕所出来,老顺过了看了看,原来是出芽边洗他那条原本就髒兮兮的裤子一边想到了初恋分手,哭了。

  她从小就没洗过衣服,老顺的裤子就泡在水里,出芽太大力的搓着,浑身都湿透了,玲珑剔透的让老顺看了个一清二楚。「娃,别哭,咋回事呢,跟我说呗……」老顺低着头安慰着。

  他从她领子口往下看,蹲着的出芽那饱满的雪白的酥胸就一清二楚的在老顺的眼前,他吞着口水,不敢碰出芽,谁知道出芽一回头就抱住了老顺的大腿,哭得死去活来,这一次她真的哭了,她身边没有什么朋友,这回酒气发作她哭了。
  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老顺在故事书也看多了,他忽然一把抱起出芽,直接就摁在了床上,他虽然70多岁,但他是一个性欲憋了很久的男人,而面对这个喝了酒吐了一身哭了一地的女人,正常男人的反应都这样,强有力的保护欲让他发生了原始的那种欲望。

  给老顺抱住的出芽,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但喝酒就是这么一回事,越没试过的越真实,房间没有开大灯,就昏暗的床头灯,她给抱上床,她也预计了大概是要怎么回事,而这么一回事,她却从来就没有试过。

  她跟她的初恋平时也就摸摸手,别说身体接触了,更别说性行为了,被一个熊有力的男人抱住,一种成熟的男性气息沖昏了她的脑袋,我要报复男人的心态在她身体萌芽。

  老顺抱住她,头死死的埋在出芽的胸前使劲儿蹭着,「啊……啊……好香啊……」他不禁的说着。「香吗……那你多闻闻……」出芽听到了,她呢喃的回应着,她头一次让男人抱住并被称讚自己的身体香,这是她对自己身体多了一层认识。

  「香啊……香啊……」老顺下意识的将自己身体往出芽身体上磨蹭着,他那根从来没有试过女人是什么滋味的阴茎滴着一滴滴恶臭的黄色体液抹在出芽那件紧身的裤子上。

  出芽感觉自己的下身,给一个粗粗的硬硬的东西顶着,虽然不舒服,但却引起她一身燥热的心态,她抱住老顺埋在她胸前的头,那是一个只有系数白头发的脑袋,她伸出玉手摸着这个半光滑的头发,那是好几天没有洗头的污垢,但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失去理智的男人跟一个喝了酒起了性的女人根本就丧失了味蕾。
  女人的手很滑溜,老顺很舒服,他知道下一步他要做什么,但他不知道要怎么脱掉这女人的那一件滑溜的健身裤,他摸着她的裤带子就这么往死里拽,趴着的他脖子给出芽揉住而无法使出更多的力气来,他急,他很急,他今晚必须完成人生的大事。

  出芽感觉他的手在拽她的裤子,若平时,这绝对是一道不可以翻过的鸿沟,绝对不可以!但现在,她轻轻垫了垫屁股,刷的一下,老头拉下了那道鸿沟,白色的小内裤无力的看着淌着恶臭的龟头,出芽做了后悔终身的一件事。

  撕开白色内裤的那么的容易,老顺看着一道缝儿,两片肥肥的唇儿紧紧夹着中间一块粉红色的小肉肉,老头看了一眼,他知道这当下不由得他欣赏,速战速决,他翘了老半天的鸡巴也顶不住那么久,原始体内的那种欲火让他将自己的龟头顶在那道缝儿上。

  很紧,出芽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她这时候脑子都是空白的,酒的气体还没有完全消散,热乎乎的红脸蛋儿是那么的诱人,她顶起的乳尖顶在那一件可爱的粉红色胸罩内,而老顺忙着将自己鸡巴往桃源洞口送,他的双手紧紧压住出芽的双乳上,乳罩的铁钩将可爱美丽的双乳狠狠的印出一道痕迹来,出芽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的双腿被老顺的双腿撑开来,而她的那个没给别人的男人看到的阴唇这时候跟那条恶龙抗争着。

  「啊,啊……我要进去,要……进去……啊……」老顺从喉咙出发一道声音,实在太紧了,他的含税滴滴嗒嗒往下掉,也就是这一声怒吼,让朦朦胧胧的出芽清醒了不少,「啊……我这是怎么了,我干嘛了我……啊……我怎么让这老头趴在我身上……」出芽睁开眼睛,她看到的是一个丑陋的面孔的老头,牙齿稀松的滴着口水,正努力的将自己的一根粗粗东西往自己身上塞。

  「不要啊,不要啊……呜呜……呜呜……」出芽顿时清醒了起来,但是,面对这头睡醒了的老狮子,她无力的扭着自己的屁股,她的双腿犹如电视上的妓女翘在这老头的两边,她羞得满脸通红的叫喊着。

  「啊……啊……就好了……就好了……啊……进去了啊……别叫了……」老顺急了,他知道她醒了,这后悔药都吃上一半了,他急着自己不争气的龟头,噁心的恶臭液体磨蹭在出芽粉红的阴唇上,出芽激烈的反抗加深了老男人的那种欲火,也因此加速了阴蒂的分泌。

  润滑,糍的一下,老顺的龟头迅速在出芽扭动的时候找到了那一道缝儿,狠狠的刺了进去,两个人都发出一声「啊……」一个是爽,一个是痛,「啊。啊……我进去了,我进去了,啊……」老顺抱住双眼哭红了的出芽,他的屁股自然的活塞运动了起来。

  「啊……好痛啊……放开我……好痛啊……」出芽撕心离肺的叫着,那是真痛,老顺粗糙的龟头摩擦在幼嫩的阴道内,那是说不出来的痛,而自己的双乳,给老顺抱压出一个弧形来。

  她无力再反抗,她只能顺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减轻自己的疼痛,出芽紧紧闭上双眼,她脑子里再次陷入空白,身体随着男人的挪动而挪动。「你……你也要戴套子啊……你不能这样……这样啊……喏……不能啊……」出芽无力的喊着。
  这时候,阴茎给紧紧包裹住的老顺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再说,他怎么会带套子,他连套子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这辈子都没用过,70多岁好不容易头一回做爱,每次只能在被窝发飞机的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就好了……就好了……套子不用了……就好了……我就拔出来了……」老顺骗着她。

  「喏……那你……那你赶快好……我……我不要……」出芽喘着气,她以为他不会射进来,这时候出芽感觉自己下身没有那么的痛了,而因为那根东西在自己体内一前一后的动着,她开始感觉有点异样,酒精还没退,最后的酒气涌上出芽的体内,出芽本来挣扎的双手给老顺紧紧的摁住,现在看到她没有挣扎,老顺翘着屁股就狠劲儿的插着,他根本就不管身下女人的死活。

  两人都不懂,都第一回做爱,一个70岁的老头对着一个20岁的酮体,老头皱着的肚子皮磨着出芽富有弹性的皮肤,「你……你轻点……我……再轻点……」出芽咬着牙说着,她没有睁开眼睛的说着。

  老顺听着她的话,放缓了动作,几分钟下来,他气喘如牛,这档会儿有机会看了下身下的这个女人,那是多么美丽的女神,长长的眼睫毛,红扑扑的脸蛋,对了,奶子呢?我要吃奶……

  「奶……奶……我要吃奶……」老顺低着头对着这女人叫着,出芽听到了,她听着如此赤裸裸的话语,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奶子,快……出来……奶子……」她这下明白了,她穿着乳罩还没有给这男人脱掉,不,是这男人不懂得怎么脱。

  「我……我……你压住我……」出芽犹如小媳妇一样,她给这男人压住手无法伸到后面,害羞的她发出了蚊子的声音,十分轻柔,犹如对着自己的男人一样。老顺没听到,他哼哼的,心里想:操你妈的,都操到这份上了,奶子也不给我吃一口,操你妈的,操你妈的,他狠狠的加快了自己的屁股扭动。

  这一下出芽「啊……」的叫了出来,原本刚缓了缓的阴唇,突然收到刺激的猛力插入,她一下子懵了,「不要,不要……」但下身出卖了她,一股尿水使劲沖了出来,好大一股,老顺没有太大在意,操,给你操还给老子拉尿,妈的,他更加起劲了。

  给操得一下子全身都软了的出芽,头一回知道做爱的舒服了,她紧紧的闭着眼,但双手还是不忘的伸到自己的背后,想要解开自己的乳罩扣子,突然间,她感觉一道热辣辣的液体沖入自己的体内。

  「啊……不要……啊……不要啊……」她醒悟的叫了起来,可惜迟了,她紧紧给这个老人抱住,老人陈年的腥臭的陈年老精子狠狠的冲了进去她圣洁的子宫内,狠狠的沖了进去,一股,一股是喷了出来,从来没有这么多过。

  老顺闭上双眼,双手撑住床板,死命仰着头咧着嘴喘着粗气,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突然一阵小高潮再次来临,出芽打了个冷振,她感觉身体上的这个男人将自己的精液都沖了进去她体内,还不舍得抽出来那根萎缩了的龟头,而原本黝黑的龟头那些腥臭的泛黄污垢现在都不见了,出芽就这样傻傻的让他抱着,双眼充满了泪水,男人瘫在了她的身上,一小滩鲜红裹着奶黄色的液体流在了床单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